Papi酱:从个人IP到网红平台的转变

3、用户的审美疲惫

Papi酱的明星化之路,如何把红利变成护城河?

提到papi酱,想到的是一个存在女权精神、笨口拙舌、思维活跃且接地气的城市女青年形象。Papi酱首次尝试直播,在美拍、始终播、花椒、斗鱼等八个平台同步直播,近两个小时的直播获得2000万人次的观看。

2、人设的局限性:直播后掉粉百万

此外,她还在布局影视发展,在曾执导《七月与安生》的香港导演曾国祥第二部电影,《玲姐大闹萌贵坊》中担纲编剧,并客串出演。Papi酱与积家配合了视频广告,诚然为后者带来了大量的曝光跟热度,但同时也引发了“顿时感得手段上的表打折”的争议。而同样代言奢侈品的年轻明星就不这样的烦恼。

如何让用户记住并认可你?首先是“人设”足够赫然讨喜,同时还要与本人的性格气质合乎,方便在各个场景中自如切换。

随着社交网络传播半衰期的缩短,网友的愉快点也自然越来越低,从而遭遇“涸泽而渔”的困境。反观Papi酱的短视频,在你为她的三观之正,表白才能之强感慨后,记忆更深的或者是变音器发出的鬼畜声音。

1、原创内容的缺失:段子手不是明星

新榜公布的短视频排名中,办公室小野超过了Papi酱。从营销跟公关公司的刊例来看,Papi酱依然很受广告主欢迎。

在微信端,Papi酱每篇推送的阅读量仍保持在10w+,但平均点赞数锐减。要想建立“护城河”之路,首先是成为明星。Papi酱也想成为明星,而她的一系列举动,也在佐证明星化的变现途径:继与欧莱雅,闲趣,汤臣倍健进行广告合作后,又拿下瑞士钟表品牌积家与New.Balance的配合代言。

网红的致命短板是生命周期短,“气象级”网红Papi酱好像也难逃此魔咒。

正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Papi酱推出了papitube,朝着培养网红的方向发展,逐渐平台化,然而由于她个人色彩太浓厚太锐利,同时孵化对象才干问题,这些新生小Papi的发展堪忧。